最新帖子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中心
主题 : 採花行1-21[全]
级别: 超級版主

UID: 15
精华: 0
发帖: 122226
金幣: 63243 個
威望: 129617 點
貢獻值: 11 點
邀請幣: 869480 個
在线时间: 552(时)
注册时间: 2018-03-21
楼主  发表于: 2018-12-10

採花行1-21[全]

第一章 楔子


  武林之中千變萬化,江湖之上更是詭異百出,尤其是新近出現的「採花教」,其神密怪異之處更深深震撼了整個江湖。


  「採花教」,顧名思義,是個專找女性麻煩的邪教。在最近的半年來,由於該教之中高手如雲,已經打敗無數的武林高手。更可恨的是,隻要是女流之輩,必定連人一起劫走。


  黑風嶺「風雲山莊」的莊主追風劍客萬花劍,是一位名滿江湖的隱俠。今日在「風雲山莊」聚集了不少人,有各門各派的高手,也有各地的江湖豪俠。群雄聚會,大家共同的目的,便是為了要商討,如何對付那神密的邪教「採花教」。


  在大廳中,或坐或立著數十位江湖高手,莊主追風劍客萬花劍當中而坐,手撫他的玄鐵劍說:


  「諸位應當明白,今日的聚會是為了無惡不作的『採花教』,請諸位商議應付之策。」


  「莊主,在下乃武當三才劍,敝派有兩位師妹不久前落入採花教手中,在下提議九大派聯合,一舉出動精英圍剿邪教。」三名武當派的年輕人,看似帶頭的青年忿忿而言。


  「對!集中力量,用圍剿的方法…………」不少人附和著。


  追風劍客萬花劍連忙揮著手說道:


  「我也有此意,隻是邪教行蹤神密無比,至今仍無法查出他們的巢穴,更不知他們的首腦是誰,恐怕暫時無法圍剿,唯有先追查出邪教的老窩所在,然後再圍剿。」


  經萬花劍一解說,群雄頓時默然啞口。追風劍客萬花劍這才又說道:


  「不過在下思考再三,到有一條可行之策。」


  「好極了!請莊主直言。」


  「在下這條對策其實隻是『以毒攻毒』,我想在座的武林前輩都知道,在雲南山區中,有一座與世隔絕的萬花谷,裡面有一個在江湖中銷聲匿跡多年的萬花教。」


  「啊!萬花教,莊主是想………」


  「大家都知道,萬花谷無人敢入,尤其是男人,擅自進入必死無疑。不過在下和萬花谷略有淵源,因此想請萬花谷的美女相助,用她們做餌,引誘採花教的人出手,藉以察探他們的巢穴,再以九大派之力量,一舉消滅這個邪教。」


  「辦法是好,就怕萬花谷群美隱居多年,不易邀得她們出面相助。」華山派掌門人九華劍皺著眉頭說。


  追風劍客萬花劍神密的向他一笑,走近他說道:


  「老弟,這件事不用擔心保證可行,實不相瞞,在下的內人乃是萬花谷的門下女弟子呢!」


  「哦!原來---」九華劍羨慕的說著,心中卻想著:「好小子,難怪他的夫人又美貌功夫又高,原來----」。


  這時早已入夜,群雄見商討已經有了對策,遂一一向追風劍客萬花劍告辭離去。


  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 


第二章 遭襲


  夜已深,山莊中除了守夜的弟子以外皆已入睡。在山莊的後園中,突然見到了追風劍客萬花劍的夫人張氏的身影。豐滿的張氏匆匆的從他的香閨走到東面的一座書房門口。


  咚!咚!咚!她細細的敲著房門。


  茲呀!一聲房門已開。房門口出現了一位英挺俊拔的青年。張氏急急一閃而入。房門「嘎」的一聲又關了起來。


  書房中,隻見張氏一屁股就坐在那青年腿上,青年卻一臉苦笑的半抱著張氏,低聲說道:


  「乾娘,我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,萬一被義父知道了,那--」


  原來這青年是追風劍客萬花劍三年前收的義子---萬俊傑


  「去去去,你別提他了。你那個『沒用』的義父,說到他我就恨」


  「自從嫁給他之後,不到半年,也不知他練什麼功夫,練的那『東西』愈來愈小,到現在一點用也沒有了。哼!」張氏憤憤的說著。


  「哎!乾兒子別在提他了,今夜,是最後一夜了。你義父決定派你去萬花谷,你這一去也不知多久才回來,而且萬花谷中多的是年輕妖媚的美人,回來後恐怕也不會再要我了,不過今晚你是我的。」


  「你別再說了,快點解解為娘的饞吧!」


  說罷,張氏一把推倒俊傑在床上,雙手立刻去褪下俊傑的衣物。


  褲子一落下,俊傑的陽具頂天而立,張氏早已解下內褲,又黑又肥的陰戶早已滲出絲絲的淫水,沾的旁邊的陰毛□搭搭的。


  張氏身手敏捷的跳上床鋪,一把拉著俊傑的大肉槍,對準了肥穴,跨坐下去。


  滋!的一聲,貪婪的肉穴一下把俊傑的長槍齊根吃入---


  隨之而來的,是張氏熟練又迅速的套動。不愧是練過功夫的女人,套動的速度的確是一流的水準。而且動作的準確度更是沒話講,每次退出時都剛剛好隻到龜頭邊緣,一來不會因為掉出來而停頓,二來俊傑的快感也不會間斷。


  俊傑樂的輕鬆舒服,隻是偶爾挺一下長槍,配合張氏的動作。這一對畸戀男女,便在這書房中掀起了充滿靈慾的風雨。


  然而,真正的暴風雨,正從山莊外悄悄的飄進山莊。


  昏暗的山莊,突然有十幾個黑影越過了圍牆。守夜的弟子還沒來的及發出警訊,已經一一被收拾了。


  最後這群黑衣人集中到大廳門口。追風劍客萬花劍正坐在大廳中沉思。


  一名高大的黑衣人,拿出一朵白花,猛然射向廳門。


  轟然一聲,那白花竟驚人的撞破廳門,射入萬花劍所坐的椅子。


  萬花劍跳了起來閃過白花,射向廳門,大喊道:


  「何方狂徒,膽敢侵入本莊!」


  出了門外,隻聽見帶頭的黑衣人,一陣陰笑說道:


  「久仰風雲山莊,追風劍客萬大俠的大名,在下『採花教』門人,特來領教!」


  「啊!『採花教』!」萬花劍失聲驚叫。


  萬花劍感到情況不妙了,回頭向剛剛奔來的女兒急叫道:


  「小玲!快帶你母親和莊中所有女人離開,快!」


  「哈哈哈---,逃不掉的,萬大俠可曾聽過,有哪個『採花教』要抓的女人,能逃得掉的。哈哈哈---」


  黑衣人怪笑著。


  萬花劍氣極罵道:


  「惡徒!」回頭又催女兒快逃。


  「哈哈!雌兒統統給我拿下,男的全殺了」


  黑衣人一聲令下,幾十幾名黑衣人如老鷹捉小雞般飛撲而上。


  現場一陣混亂,到處是兵器交接聲,混著女人哭叫奔逃之聲。


  想不到這次『採花教』會先下手為強,令風雲山莊遭此劫難。


  在後院享受淫歡的一對,完全不知道前面已經天翻地覆了。隻見俊傑正用他的巨獸以『餓虎撲羊』的姿勢猛插。張氏已是高潮陣陣,心飛九霄了。


  就在俊傑將要忍不住,要與張氏共登極境歡樂時,耳邊傳來了小玲的驚叫聲。


  「娘!你在哪裡呀!」


  「莊主夫人!快逃呀!」


  張氏心神一驚,急忙穿好衣褲,奔出房來。


  「玲兒!娘在這兒!」


  人影一閃,隻見衣衫不整、秀髮淩亂的小玲,哭哭啼啼的投入張氏懷中。


  「娘!我--我們完了! 是---是『採花教』的人來了。」


  「爹和莊內的高手正在和他們周旋,情況危急,爹要我們先逃,否則--」


  張氏略微一想,拉著女兒便往山莊後門逃去。


  而俊傑也已整裝好,抽出長劍,衝向前廳。


  俊傑隻走到一半,便見兩名黑衣人,分別抓著兩名婢女,脫光了衣服,按在牆上,由後面將陽具插入陰穴中,發出「滋!滋!」聲的強暴著。


  「媽呀!」婢女慘叫著。


  兩女婢不過十五、六歲,人瘦小而肉穴窄淺,又未經人事,哪受得了兩個黑衣人的巨槍。慘叫幾聲後,兩婢女便痛昏過去。而兩名黑衣人卻更痛快的頂著嫩穴。兩婢女的初血散佈在黑衣人的巨棒上,更沿著兩腿緩緩流下。


  俊傑看得急怒攻心,一躍而上,一劍砍倒一名黑衣人。另一名黑衣人,急忙摔開直滴血的婢女,閃身避開俊傑的劍。


  「哪裡來的臭小子,膽敢背後偷襲!」


  俊傑不再理會他,衝往前廳。一進廳門,心裡便暗叫一聲苦。


  原來他義父萬花劍已倒在地上,其他高手也都掛了彩,相繼倒下。


  俊傑急奔到躺在地上的義父身邊,隻聽萬花劍說道:


  「俊傑--速奔萬花谷--想不到--唉--取我的太阿--劍,還有--這一份--喔-喔-」


  萬花劍無力的伸出右手,嚥下最後一口氣。


  俊傑不由淚下,向天發誓道:


  「義父您安息吧!我一定會剷除邪教,重建風雲山莊!」


  他伸出手從義父緊握的右手中,抽出了一小團布條,打開一看,原來是一份血書:


  敬稟萬花谷主:


 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。何日大限將到豈能預料,今立此書及太阿神劍以為信物。命本門弟子前往求助。懇求於與大力調教,俾使以重振本莊,為武林除害。


  追風劍客 萬花劍 血叩


  俊傑激動的看完血書,忙放入懷中,趁黑衣人不注意的時候,輕功一展,飛也似的直奔萬花谷。


  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 


第三章 入谷


  萬花谷谷主,是曾在多年前名震江湖的淩波仙子。她成名多年,但是年齡始終是個迷,因為她修習某種詭異奇功,外表始終年輕艷麗、貌美如花。


  她除了人美艷無雙之外,武功更是高不可測。自從退隱萬花谷之後,開始收徒,授以武功。她收徒的條件也別開生面,首要貌美如花。因此,武林中的豪客,每人夢寐以求的,便是娶得谷中美女為妻。萬花劍便是唯一的幸運兒。


  俊傑隻花了十天便找到了萬花谷。谷口的花陣讓俊傑確定他已經找到了。


  『萬花迷魂陣』是入谷的重要屏障。分為『萬花陣』和『迷魂陣』入谷之人若不識此二陣,必定被困在此二陣中,活活餓死或是狂亂緻死。然而此陣法破解之道,張氏早已告知,因此他毫無困難的便走過此第一陣。


  然而真正困難的是第二陣--『迷魂陣』。


  『迷魂陣』其實便是由一群生動逼真的活春宮塑像組成。其逼真的程度,連毛髮、毛細孔、淫水等等都歷歷可見。在加上它配合的特殊陣法,專門惑亂人的心智。因此,隻要定力稍有不足心智立刻被迷亂,終究會發狂的陷入無邊無盡的高潮中,精盡而亡。


  然而,正當年輕的俊傑,無論如何,定力必定是不足以通過此陣的。不過,張氏早為他想了條計策。那就是將雙眼蒙上,隻靠記憶中的路徑走去。因此,俊傑此時正蒙著眼走在陣中。


  俊傑走的很小心,然而終於不小心的,還是碰到了其中一個塑像。指尖迅速傳來了一片少女嫩滑肌膚的觸感,引得俊傑心神一顫。差點就忍不住要拉開眼前的布條,不過他終於還是忍住了。仔細想了想接下來該走的方向,繼續摸索著走去。


  不過,俊傑的運氣實在不太好,他又碰到了第二尊塑像,這次比上次更刺激。由於俊傑蒙上眼睛走路,因此兩手不由自主的便平伸在胸前。可是好死不死的,這雙手這次剛好搭在塑像的雙峰之上,雙手恰可盈握的雙乳,讓俊傑真捨不得放開。


  俊傑忍不住了!他開始瘋狂的玩弄起手中的玉乳。而這雙乳竟然如真人般的漸漸變硬起來,俊傑此時已無法思考為何會如此了,雙手更瘋狂的往下遊去。終於來到陰戶的所在,俊傑的手剛剛按上陰戶,耳旁卻傳來一聲女子滿足的呻吟


  「唉!啊--」


  俊傑的人一下清醒了。


  塑像再真也不該會呻吟啊!他迅速的扯掉眼前的布條,睜眼一看,他無法置信的揉了揉眼睛。眼前竟然是一位美如天仙的妙齡少女!而且這美艷的絕色佳麗身上竟是一絲不掛!


  他無法分辨自己是否已經被陣法所迷惑,因為深藏心中的獸性已經爆發,他已經衝上前去,抱起她柔潤嬌嫩的身軀,狂亂的親吻她的雙峰、她的唇、她的腿,最後吻上了她的蜜穴。他的舌纏繞著她最敏感的花心,迅速的舔著。


  「啊!---嗯----」


  「快啊!唉--喔---」


  如仙樂般的呻吟聲繼續傳入俊傑的耳中,鑽入他的心底深處,掀起更狂、更野、更原始的獸性。


  俊傑終於知道,他並沒有發狂。眼前所抱著的仙女,的確是如假包換的真人。他不知道為何仙女會在這裡,更不知道為何仙女會一絲不掛的讓他抱住。然而,他也無暇去想了,此時的他隻是一個原始的、急色的、充滿獸慾而急欲發洩的--男人。


  他粗魯的分開她的雙腿,一手扶著他的巨槍,腰一挺,跨下的巨獸便肆無忌憚的攻入蜜穴的深處。不要說他不溫柔,此時的他隻是一頭狂獸,瘋狂的要把他十天來,鬱悶在心中的恨意,痛快的發洩出來。


  如此一來,可苦了這一位嬌滴滴的美嬌娘了。細密嬌嫩的蜜穴,在俊傑的瘋狂攻擊下,彷彿要被撕裂般的疼痛,夾雜著被虐待的快感。小穴的充實感,是她許久未曾嘗到的美味--『陽具』在進出著。正如久旱逢甘霖,她很快的便攀上頂峰,愛液隨著俊傑巨槍的攢刺、抽插而飛濺開來,滴在周圍的草地上,壓得小草都不勝嬌羞的低下頭去,彷彿不好意思見到這邪淫的一幕般。


  俊傑一把抱起她,站了起來。她的雙腳纏著俊傑的腰,肉穴頂著俊傑的巨大猛獸,讓這曠古靈獸、人間兇器,更深更深的收藏在密穴深處,試圖馴服他的兇性。然而,人間兇獸又豈是如此容易馴服的呢!


  站立著的俊傑,因為運力舉著她,跨下的猛獸更見壯大。她隻覺得,小穴愈來愈緊、愈來愈緊。甚至連她因為高潮所帶來的陣陣抽搐,都沒有剩餘空間讓它去達成。


  她心裡顫抖著想,她會被這頭猛獸吃了!


  俊傑依然用盡全力的努力攻擊著。


  此時俊傑已經放下她,轉進至背後攻擊她那已飽受摧殘、早已通紅的嫩穴。


  狂亂的俊傑,其實眼中已非眼前的仙女,而是一幕幕黑衣人逞兇的畫面,他想用跨下的兇器,一個一個的--戳!戳!戳!他要一個一個的讓他們死在自己的巨槍之下。


  由於淫液早已被這巨獸擠出肉穴之外,缺乏愛液的潤滑,可憐的她,嫩穴已經不隻是紅了,而是紅得像要滴出血來一般。


  「啊!啊!啊!啊----」


  快樂的呻吟早已轉為痛苦的哀鳴。初時的快樂歡愉,早被這頭在他肉穴中於取於求的惡獸所趕走。


  然而,再兇猛的邪獸也有筋疲力盡的時候。


  在最後的攻擊中,俊傑終於把他鬱積在心底的恨意,完完全全的發洩出來,深深的射入這可憐的仙女深處。他終於鬆懈下來,深沉的睡在她的胸口。而跨下的兇獸,也慢慢的變成溫馴的小綿羊,靜靜的躺在小穴的擁抱下。


  「喔!籲---」


  她深深的呼出一口氣,喃喃自語道:


  「哪裡來的好人兒呢?」


  她搖搖頭不再去想這個問題,抱起他緩緩走回萬花谷深處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  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 


第四章 初嘗


  俊傑迷迷糊糊的,不知過了多久時日,終於轉醒。隻覺得身心舒暢,渾身瀰漫著前所未有的勁力。俊傑緩緩的張開了眼睛,映入眼中的是一位面容嬌嫩的妙齡女郎。那女郎見他張開眼睛,驚叫了一聲,轉身叫道:「大姊!大姊!他醒了!」


  俊傑翻身坐了起來,正好瞧見門口走進一位中年女人,不不不,裝扮是像中年女人,但是面貌卻似隻有雙十年華。令人懷疑他的真實年齡,到底幾何。


  「你醒啦!太好了!你昏迷了這許多天,終於醒了。你要是再不醒,我們可要累壞了,天天伺候你可真累死人了。尤其是梅蘭竹菊四姊妹,天天伺候你,洗澡、更衣、餵飯。可真是辛苦她們了」


  俊傑聽她說了一大串,可是仍然摸不著頭緒。隱約隻記得,入谷時似乎和一個女人有過一番雲雨。至於之後發生了什麼事、他為何會在這裡、這裡是否是萬花谷他一點也不知道。他等到她說完話,問道:


  「這裡是哪裡?我怎麼會在這裡?你們是誰?我昏迷多久了?」


  「哎呀!慢慢來!一次問一個問題嘛!叫人家怎麼一次回答那麼多問題呀!」


  「對不住!我太急了!」俊傑說。


  「好吧!首先,我叫做『花姨』,她是『竹劍』。這裡嘛!就是『萬花谷』啦!你在咱們『梅劍』閨房,算算也昏睡了七天了。」


  「至於你為什麼會在這裡,我到要問你了,你是怎麼能通過谷口的『萬花迷魂陣』的?老實說來,不要說謊,小心我殺了你」花姨威脅的說。


  「我是萬花劍的義子,張氏是我義母。我能通過『萬花迷魂陣』自然是我義母教我的。可是………」俊傑還沒說完花姨又道:


  「哦!原來是自己人呀!難怪你能進來,可是你沒事跑這兒來做什麼呢?還有,你既然能入谷,為何會昏倒在我們萬花樓的門口呢?難道你不會敲門嗎?」


  「唉!一言難盡呀!簡單的說,就是我們風雲山莊被毀滅了。義父命我來此求藝,好找出仇人,報仇血恨,並重建山莊。至於我為什麼昏倒在萬花樓門口,老實說,我自己也不清楚。我隻記得,我似乎走出了迷魂陣,遇到了一個人,之後就不知道了。」


  花姨道:「嗯!最近我也覺得很奇怪,谷中似乎有外人潛伏,偏偏谷主外出雲遊快活去了,真不知該如何是好。」


  花姨顯得很擔憂,眼睛盯著窗外不知想些什麼。


  俊傑道:「谷主不在,那我該怎麼辦呢?我能留在這裡學藝嗎?」


  花姨道:「你留下來倒不是問題,我想谷主也會跟我一樣讓你留下來的,隻是…………」


  俊傑急道:「隻是什麼?」


  花姨道:「別急!隻是不知道谷主何時會歸來,再由谷主教你本門神功。我怕我們這些人的功力不夠,誤了你的大事。」


  俊傑聽完此言,心中感到微微失望。


  「啊!有了!」花姨喜道:「我記得,本門神功是錄在一本『萬花秘錄』中,谷主曾經交代我們要好好看守,我把書本拿給你研習,那就沒問題了。」


  俊傑喜道:「太好了!那我就可以留下來了!」


  花姨道:「沒錯!你再好好休息一天,明天早上我再開始傳你功夫。竹劍,走吧!讓萬公子好好休息吧。」


  竹劍道:「是!」轉身跟著花姨走了出去,把房門關了起來。


  第二天很快的就來到了,花姨如言把俊傑叫到『冰火洞』,開始教他功夫。


  「萬公子,我先把本門神功的精神告訴你,本門神功的威力,其實不在肉眼可見的功夫招式,而是在於內力的養成與運使。有了無與倫比的內力,加上運用自如的能力,那又有什麼功夫不能使,而且用起來要比諸其他人更加有威力。同樣一掌,別人隻能令你疼痛,而你的一掌卻能摧筋斷骨,要了他的老命。」


  俊傑道:「我懂了,內力深厚的就像大力士,內力不足者就像小孩童,功夫招式則是大鐵棒。大力士用大鐵棒自然威力驚人,小孩子玩大鐵棒自然傷不了人。」


  花姨道:「比喻得好極了,正是這個道理。本門神功何以較諸別的們派尤有過之,其實關鍵是在於『羞恥心』。」


  俊傑道:「羞恥心?」


  花姨道:「是的!因為本門神功,乃源自密宗歡喜佛所傳下來的『雙修密法』,再經谷主的多年研修,改進而來,成為『淩波仙術』。」


  俊傑道:「『雙修密法』是什麼?」


  花姨道:「『雙修密法』就是男女在交合時,兩人同時修習的密法,兩人都可獲得絕大的助益。所謂和『羞恥心』有關就是導因於此,因為一般人,尤其是女人,哪好意思和很多男人『雙修』呢?而本門神功卻要求與愈多人修愈好,功力的增進才快,因此為正道中人所不取。而你,我想這一點不是問題啦!」


  俊傑心裡偷笑道:「嘻!這一味最適合我了!」


  花姨續道:「我先把總綱念與你聽。你仔細聽著,天下萬物皆分陰陽,太極生陰陽,陰陽生萬物。陰陽調和,萬物成焉。人身亦不乎陰陽,男屬陽女屬陰,陰陽調和,萬氣生焉,萬氣勃發則神功自成。」


  花姨見俊傑興緻勃勃續道:「不過要練此神功也有一點難處,就是………」


  俊傑急道:「什麼難處?」


  花姨道:「就是練的男人『本錢』要足夠,若是不足者妄練,則不但無益反之有大害,不可不甚。」說著說著,雙眼便在俊傑的跨間瞄來瞄去。


  俊傑知道花姨在想什麼,毫不猶豫的褪下褲子,露出他那粗莽的陽具。花姨的眼睛陡然一亮,眼光直盯著俊傑的巨槍。好一會兒才又說道:


  「本錢你是有了一半,另一………」


  俊傑又急了:「一半?」他是一向非常自豪於自己的小弟弟的大小、形狀,可是花姨居然說隻有一半。


  花姨道:「是的,一半,另一半要試過了才知道。我們現在就來試一試吧!」


  說著便走向俊傑。


  來到俊傑面前,花姨伸手扶起俊傑的陽具,蹲下來,嘴一張,便含著俊傑的巨槍,用力吸吮起來。這花姨的嘴功真不是蓋的,俊傑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,迅速的升起,直衝腦門。俊傑很快就到了他的極限,一股熱濃的精液,直射入花姨的喉嚨深處。


  花姨的口直到俊傑射出最後一滴精液,才離開他那仍然挺立的陽具。笑著說:


  「看來你的本錢還不夠喔!沒關係,我們會給你好好訓練一番,不用擔心。」


  俊傑羞澀的道:「是是是,我一定會虛心學習的,希望能早日修習神功。」


  花姨道:「好,從今天起你就住在這個冰火洞,好好培養你的本錢吧!我會叫『梅蘭竹菊』在這裡陪你練功,他們會告訴你該怎麼練的。」


  俊傑道:「是」


  花姨轉身走了出去,留下俊傑一個人。


  俊傑送走了花姨,才認真的打量這個『冰火洞』。洞本身並不大,洞口有一塊扁平樹立的大石頭,就像屏風一般,擋住內外的視線。洞的中央有一座石床,靠裡面的石壁上,有兩道不小的泉水,激射而匯聚於底下的水池。這池水不見流出的水流,卻也不見它漲過水池,想是另有出水口。


  俊傑看了半天看不出個所以然,又站了這許久,便想坐到床上休息。哪知剛一屁股坐了下去,立刻跳了起來。這床竟然會熱得燙人!


  俊傑這才又仔細的查看這張床,俊傑運氣於手掌,自然不怕這點溫度,伸手便要試一試這床。然而,這次卻更讓他意外,手上傳來的卻是如冰的冰冷!


  「嘻!甭試了!」梅劍不知何時走了進來,笑著說:


  「這床可是本谷至寶『玄冰烈火床』,它會在瞬息間,由至冷變成至熱,冷熱交替不定。這床就是你的第一件功課了。」


  「哦!第一件功課?」


  「是呀!你要先能在這上面睡上一個月才算通過。」


  「哇!你開什麼玩笑,光是一種冷或熱就受不了了,更何況是忽冷忽熱。你真是愛說笑,你自己上去試試。」


  「誰有空跟你開玩笑啊!這才是基本功而已呢!以後才難呢!你馬上給我上去躺好,不然拉倒,立刻出谷去。」


  俊傑聽到出谷兩字,心中一凜,不敢玩笑。運起全身內力護住全身,緩緩的爬上床,躺了下去。


  「這才對嘛!」梅劍笑著說:「你躺在上面有兩種作用,一是讓你能忍受忽冷忽熱、至冷至熱的變化。二是讓你體內的真氣陰陽兼備,加速內力的鍛煉。所以你要乖乖的躺好,盡量忍著點。」


  「是--是………」原來此時床正是處於至冷的狀況,俊傑冷的直打哆嗦。


  「哇!---」俊傑突然一聲慘叫。原來床又轉為至熱了。才剛有點適應冰冷的他,皮膚又接觸到這原本就會燙人的溫度,那種燙的感覺更勝於原本的溫度,俊傑感覺自己的皮膚都要燒焦了。


  「喂!你鬼叫什麼啊!你現在還穿著衣服耶,以後可是要脫光了躺呦。現在這樣就受不了,那還練什麼?」


  「是!是!我不叫不叫。」俊傑還真怕她們會趕他走。


  「嗯!這才像話。」


  一個月很快就過去了,俊傑日夜不停認真練功。由於有『玄冰烈火床』的輔助,俊傑的功力突飛猛進,並且全身已不再畏懼床的冷熱聚變。


  這天,梅劍陪同蘭劍一起來到這『冰火洞』。


  梅劍道:「嗯!第一課總算上完了,從今天起,就可以繼續上第二課嘍。」


  蘭劍道:「還記得一個月前,花姨說,你隻有一半的『本錢』嗎?」


  俊傑羞赧道:「記得。」


  蘭劍道:「從第二課起,就是要培養另一半『本錢』了。」


  俊傑道:「是,請快點開始吧。」俊傑對這件事還真有點急。


  梅劍道:「快?待會兒可不要哀哀叫。」


  蘭劍道:「你可曾注意過,床中間有個洞?」


  俊傑道:「是,不知有和用途?」俊傑其實早就注意到那個洞了,可是一直猜不透到底有何用途。


  蘭劍道:「第二課就要利用這個洞了。」


  俊傑道:「哦!怎麼用?」


  蘭劍道:「就是把你的那話兒放到裡面,如同上次一樣,一個月。」


  俊傑懷疑道:「行嗎?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事。」俊傑現在雖然不再怕『玄冰烈火床』的冷熱,但是那話兒可比其他地方嬌嫩脆弱多了,他可不敢輕易嘗試。


  蘭劍道:「行的!隻要你把對抗冷熱的本事,全力集中就可以了。當然,一開始會比較苦,但是,這是修煉神功的必備基礎,你一定要熬過去。」


  俊傑雖然半信半疑,但是仍然緩緩把那話兒放了進去。當然,俊傑運起全身功力護著那話兒。他可不希望那話兒受到一丁點傷。


  雖然,『玄冰烈火床』的冷熱變化是傷不了那話兒,但是那話兒在陣陣冷熱交替中,卻逐漸堅硬、膨脹起來。


  蘭劍道:「這就是所謂的『金冷法』,他可以使你的小弟弟,更堅挺、更有耐力,並散發出無與倫比的熱度。你的小弟弟,必須能夠承受至冷至熱的考驗,並且要有足夠的耐力,才有資格修習本門神功。否則,必定是--精散而亡。此點至為重要,不可不知。」


  俊傑道:「原來如此。」


  雖然俊傑仍有些許懷疑,但是也沒有其他方法,隻有任她們擺佈了。俊傑便在這種心情下,繼續他的練功課程。


  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 


第五章 神藥


  一個月,說長不長,俊傑因為心無旁騖,專心練功,在不知不覺中很快就過去了。俊傑除了功力繼續增進以外,他自己隱隱感覺到,那話兒的硬度、熱度、大小,似乎都增進了。尤其是當他運氣集中在那話兒,對抗『玄冰烈火床』的忽冷忽熱時,變化更是明顯,簡直像是燒熱的鐵杵似的,又硬又熱。


  這天,梅蘭竹菊四劍婢一同來到這『冰火洞』。梅劍手上拿著一箱木箱,不知裝的是什麼東西。蘭劍則是拿了兩個瓶子,一瓶似乎是蜂蜜,另一瓶卻看不出是什麼。而竹劍和菊劍則是一起推著一個斜台,一直推到他面前。


  蘭劍道:「一個月又到了,我們該進行下一課了。你準備好了嗎?」


  俊傑道:「是的,下一課是什麼呢?」


  梅劍道:「你先乖乖的躺到檯子上,手腳張開。」


  俊傑聞言,便依言躺到檯子上,張開手腳。四劍婢靠上來,每人或抓手或抓腳。俊傑正納悶,她們到底要做什麼時,忽然,不知他們從哪裡按了機關,俊傑的四肢手腳都被一道鐵箍鎖住。


  俊傑叫道:「喂!你們做什麼,放開我!」


  梅劍道:「放開?哪有這麼容易,放開你下一課就不用上了。那就沒什麼好玩的了。」說完還露出一副很詭異的笑容。俊傑看見梅劍詭異的笑容,不敢再問她,轉頭看蘭劍。他知道,蘭劍一向比較溫柔和善,希望蘭劍能告訴他,這是怎麼一回事。


  蘭劍微笑道:「你別怕,我們不會害你的。這是為下一課所作的準備,因為怕你受不了,亂抓亂騷,所以把你銬住。」


  蘭劍提起那瓶蜂蜜,竹劍卻一把搶過去,說道:「這事兒,讓我來就好。」竹劍打開蜂蜜,倒出一些在手上,伸手就抓起俊傑的小弟弟,手一上一下的套弄起來。俊虎的陽具便整個被塗滿蜂蜜,陽具受到刺激,自然而然的擡起頭來。梅劍看竹劍玩個沒完,不耐煩的說:


  「喂!你好了沒呀!玩個沒完沒了的,還上什麼課。」


  竹劍很不甘心的放開手,說道:「好嘛!該你了!」


  梅劍道:「這還差不多。」拿起剛才她所抱進來的木箱,對俊傑又詭異的笑一笑,說道:「你可別鬼叫鬼叫的喔!」


  俊傑才剛要說,他不會鬼叫的時候,梅劍已經打開木箱,一股腦的倒在俊傑的那話兒上。俊傑還搞不清楚那是什麼東西,便已經受不了的大叫出來。


  「哇!那是什麼東西啊………哇………是……是螞蟻………哇----」


  一大群的螞蟻,在俊傑的小弟弟上,恣意的遊走,而且還不時啃咬著俊傑的陽具,俊傑感覺一陣陣又麻、又癢、又痛的刺激,直衝腦門。他把對抗冷熱的本事拿出來,運氣想要減輕刺激,可是一點用也沒有。螞蟻根本不受影響,仍然恣意肆虐。


  梅劍在一旁看的眉開眼笑,蘭劍、竹劍看俊傑這麼叫,覺得有些不忍。而菊劍則是害羞的躲在其他人後面,根本不敢看。


  「哇---快拿走啦--啊--我受不了了啦………」


  梅劍還覺得不夠,不斷把螞蟻挑到那話兒上面,玩得可開心了。


  蘭劍柔聲道:「你忍一忍,這就是這一次的功課了,等到螞蟻吃完蜂蜜,再幫你塗上這一瓶,本谷這特製的秘方,你的本錢很快就會突飛猛進的。」


  俊傑哀聲道:「可是實在受不了了!啊!---」


  蘭劍續道:「忍一忍嘛!這瓶丹藥叫『煉金方』,包含了蝶翼上的磷粉、山椒、細辛、狗膽汁、蛇床子、鹿茸等,可以使你的那話兒,更加威猛、耐力更好,成為金槍不倒。這一課完了之後,就可以正式練神功了,你一定要忍住。」


  俊傑認真聽蘭劍說話,反而感覺那話兒不再覺得那麼刺激,心裡道:『原來把注意力分散,不要專心於那話兒的感覺,就不會那麼刺激了。』心中想到就做,便開始和梅蘭竹菊聊起天來,聊到高興處,幾乎都忘了那話兒的傳來的刺激了。


  過了小半天,終於螞蟻把蜂蜜吃完了。蘭劍剛想要拿起『煉金方』塗抹那話兒,竹劍又是一把搶過,搶著塗俊傑的那話兒。俊傑心中偷笑道:『這小妮子,平常就愛玩我的小弟弟,有事沒事就偷抓我一把,現在有機會光明正大的玩,當然不會放過。哼!要是這個梅劍,我才不給擦,平常沒事就愛整我,有機會一定要報仇。』


  俊傑轉頭看到菊劍躲在蘭劍身後,又想道:『菊劍最害羞了,平常看都不敢正眼看我,要是讓他來擦藥,那可好玩了。不過給蘭劍塗藥,大概也不錯,他對我又溫柔又體貼,好像媽媽一樣照顧我,無微不至,嗯………』


  「哇!竹劍你幹嘛!痛啊!」


  原來,竹劍看俊傑心不在焉,便調皮的用力抓了一把。俊傑當場就痛得較了起來。


  竹劍道:「誰叫你心不在焉,胡思亂想。」


  俊傑抗議道:「我胡思亂想你又知道了!」


  竹劍道:「看看你的賊眼,在我們姊妹身上亂飄,就知道沒安啥好心眼。」


  俊傑虛心的反擊道:「胡說八道!不理你了。」俊傑剛才確實有在幻想,和四姊妹上床的滋味,因此,也是有點心虛,講話都沒那麼大聲了。


  蘭劍道:「不要胡思亂想,我知道你想什麼,別急,等你要開始練神功時,就有機會了。我們走吧!」前面和俊傑講完,接著後面是跟梅竹菊劍講。轉身四個人就走了。


  俊傑大叫:「喂!你們還沒把我鬆開呀!喂---」


  竹劍頭也不回的說:「還不能放,待會兒你就知道了。」


  說完,四人已經消失在石屏風外了。


  俊傑低頭看著塗滿丹藥的陽具,覺得實在是很可笑。正想笑時,突然感覺小弟弟跳了一下,可是眼睛看著它,它並沒有一丁點變化。接著而來的是更大、更多、更密集的跳動,然後又是陣陣的麻癢。愈來愈厲害的刺激,俊傑可是癢到心裡去了,偏偏手腳又被困住。俊傑這才知道,為何她們不放開他了,因為要是放開他的話,他一定會把小弟弟抓爛的。


  俊傑忍不住又要開始大叫、大罵了。可是,四劍婢早就不知躲到哪兒去了,罵又怎麼罵得到呢。


  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 


第六章 驗收


  這丹藥的功效,足足持續了兩三個時辰,俊傑早就不成人形了。他心中暗罵梅蘭竹菊,也不知罵過多少回了,終於她們四人又回來了。


  梅劍笑道:「嘻!滋味如何啊?舒坦吧!嗯--,哈哈哈」


  俊傑道:「好姊姊,可以放開我了吧!?」


  蘭劍道:「不行!放開了下一次你就不肯上這『困仙床』了,那就練不下去了。竹劍,你去幫他把丹藥洗去,然後搽上這瓶『雪還膏』。」


  竹劍道:「是!」


  竹劍取過『雪還膏』,拿了桶清水,就去洗俊傑的陽具。


  蘭劍續道:「這『雪還膏』是外用良藥,能讓你那話兒上面的小傷口,迅速復原,這樣明天就可以再練一次。」


  竹劍把俊傑的小弟弟洗乾淨後,拿起『雪還膏』輕輕的、細心的塗抹在陽具上。俊傑頓時感到一陣清涼,不再感到一丁點的麻、癢、痛,可見這藥效是非常好的。


  蘭劍見竹劍已經做好了,便說道:「好了,我們走吧。俊傑,我們明天再來。」轉身便帶著梅竹菊出去了。


  於是,俊傑便被銬在『困仙床』上,一天練功一次。過了兩個月,俊傑已經完全對這樣的練功不再害怕了,因為他的小弟弟已經習於這樣的刺激。而他的那話兒,在這樣的鍛煉下,日益堅挺,顏色也日漸轉黑,到了後來更是黑裡透紅,可愛極了。


  這天,花姨同四劍婢,一起來到『冰火洞』。俊傑整整有四個月沒見到花姨了,他一看到花姨,便猜想:大概要正式練功了。


  花姨道:「好久不見了,俊傑。」


  俊傑道:「花姨,你好啊!真的好久不見了。」


  花姨道:「我聽她們四人說,你的基本功夫已經練好了,我是特地來驗收的。」


  俊傑道:「沒問題,您盡避試,一定合格。」經歷這許多磨練,俊傑現在可是信心十足。他講完時,還暗暗運氣於那話兒,讓他的小弟弟看起來更形壯大,黑裡透紅,微微發亮。


  花姨道:「喔!那我可不客氣了喔!」


  花姨靠上來,頭一低,如同上次一般,又開始運用她的口功。含住俊傑的陽具,用起各種技巧,吹、吸、攥、磨、舔、揉………,樣樣都來,全力刺激俊傑的小弟弟。不過此時的俊傑已非昔日的吳下阿蒙,這些刺激對他而言,簡直如清風掠過。他悠然地看著花姨努力的刺激他,偶而轉頭看看四劍婢,幻想在他跨下吸吮的是她們其中一人。


  俊傑的陽具,在花姨的吸吮之下,顯得更是威武。花姨的口上功夫也真不是蓋的,刺激就像浪潮般,一波波攻向俊傑的小弟弟。而且,後浪追前浪,層層相疊,愈疊愈高。如果俊傑不是受過鍛煉,那他早已丟了十次都不止,不過此時的俊傑,他已能控制心中那一股想要爆發的熱流,不讓這股熱流衝破堤防。


  花姨發現,這種程度的刺激已經不足以攻陷俊傑了,因此就不再隻有刺激俊傑的陽具了,她纖細的手指開始遊走俊傑全身,運用內力按摩俊傑身上的敏感穴道,會陰、關元、笑腰、湧泉………各個穴道。俊傑開始感到危急了,他發現體內那股熱流,受到花姨按摩穴道的內力牽引,開始集中的洶湧竄動起來。


  這股洶湧的熱流,開始一次一次的衝擊他心中那脆弱的提岸,有一小部份甚至已越過提岸,直奔下遊出海口。


  花姨感覺到俊傑的小弟弟已經到了極限了,那小口中已經微微的流著口水。於是更加緊他的攻勢,更用力的吸,用力的磨,更快速的套動他的嘴,用舌頭給俊傑的小弟弟更大的壓迫感。


  終於,堤防再也經不起那拍岸狂潮的摧殘,在一次最大的巨浪攻過來時,被巨浪一擊而碎。那股狂潮興奮的衝破這層障礙,一路直奔海口,激射而出。


  花姨的口中感到,有一股炙熱的狂潮,從俊傑的那話兒飛射而出,直射入喉嚨深處。花姨根本沒機會考慮是否吃下這股濃熱的精液,它們已經一路衝入食道,直抵胃部。花姨感覺到一道熱線,由喉嚨直抵胃腸,就像一口喝下一大口烈酒一樣,熱辣得很。


  花姨的嘴終於離開了俊傑的那話兒,擡頭說道:


  「嗯!果然進步神速,你已經有資格練本門神功了。」


  俊傑道:「一切都要感謝花姨的栽培,以及四位姊姊的幫忙。」


  蘭劍忽道:「咦!花姨,你的臉為何這樣紅?」


  俊傑此時也發現了,花姨得臉不但紅,而且有愈來愈紅的趨勢。花姨也感到不對,有一股炙熱的熱氣,由胃部向全身竄出。她立刻坐下運功。


  俊傑和四劍婢見到花姨的模樣,臉色愈來愈紅,簡直像要滴出血似的。各各都很著急,可是各各都不曉得是怎麼回事,完全幫不上忙。


  還好,過了一柱香左右的時間,花姨的臉色又慢慢回復,不再那麼紅。過了一個時辰,花姨才張開眼站了起來。


  蘭劍急問道:「花姨,怎麼樣了?」


  花姨噓了口氣道:「沒事了!我沒想到俊傑已經這麼厲害了,那股陽精中,含有俊傑至陽的真力,進到我的胃後做起怪來,跟我的純陰內力起了衝撞,花了我不少力氣才將它們融合,不再衝撞。不過我也因此獲利不少,功力增加不少。」


  花姨轉頭對俊傑道:「你已經完全有資格練本門神功了,從明天起開始教你,本門神功的訣竅,你可要好好學喔。今天我要先休息一下,好好把剛剛才融合的真氣,鍛煉一下,完全吸收入我的功力中。」又對四劍婢說:「你們也走吧!也去用功,往後俊傑練功還需要你們幫忙,功力太差是幫不上忙的。」


  俊傑送走花姨一行人,就回到床上躺下休息,可是一想到明天就可以練神功了,他就興奮得睡不著,在床上翻來覆去,一夜不成眠。


  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 


第七章 神功


  今天一大早,花姨就來到了『冰火洞』,而『梅蘭竹菊』四劍婢也隨著花姨一起到來。


  花姨道:「你好像精神很好喔!昨晚睡得可好?」


  俊傑道:「還好,睡這床兩個月,早就習慣了。」


  花姨道:「很好,這床對內力有很大幫助,是武林人士眼中,求都求不到的寶物呢!多睡在上頭隻有好處沒有壞處的。」


  俊傑道:「是!」


  花姨道:「今天我們就正式開始教你神功了,我說過,本門神功是源自於西藏密宗,雙修雙運的密法,經谷主淩波仙子加以修改而成,那我就先告訴你兩者間的異同。」


  花姨停了一下道:「話說,密宗的灌頂證量,分為初灌、二灌、三灌、四灌。初編又稱瓶灌或結緣灌頂,止於上師受灌之普通弟子。二灌又稱□密灌頂,即觀想一個空行母來修智慧氣脈明點。空行母即是雙修中的女身,明點即為充滿精氣的精液。三編又稱為智慧灌頂,就不隻是用觀想,而是運用實體,也就是用真正的女人進行雙運雙修。四灌又稱勝義灌頂,身體會顯出光明,此時必須當著師傅面前修第三灌,當身體發出光明時,由師傅應證,達到『勝義光明,無雲晴空,無念,心無能所,氣無出入,光明週遭上下四方左右內外如球』的境界。這是修佛之法,與本門神功的目的不同,因此本門神功並不像密宗修煉那麼複雜,隻要借用第三灌的方法修煉即可。」


  花姨休息一下又說道:「本門神功--『淩波仙術』,其實分為兩部份--『玄素心經』及『混元一氣』,其中『玄素心經』是女人所練的功夫,而『混元一氣』則是男人所練的功夫。基本要求在於,雙修的男女,女方需較男方先洩出陰精,男方以陽具吸收陰精中所含純陰真氣,以小周天運行,融合本身的純陽真氣,再導回陰莖,隨同陽精射入陰戶中,女方再吸收此陽精中陰陽兼具的真氣,亦行小周天運行,於二次射出陰精時隨同而出,讓男方也可以得到相同的助益。這點和密宗所強調的不□明點,有著很大的不同。」


  花姨續道:「不過,如果男方本錢不足,在女方第一次射出陰精前就繳械了,那就一點好處也沒有,反而因為洩出陽精中含有純陽真氣,無法回補,而會日漸虛弱,於練功有莫大壞處。因此有人專煉童子功,此乃不知雙修之益,而走向偏鋒而不自知,尚且沾沾自喜,錯失精進之道。」


  花姨又道:「我想,你功夫也練了有一段時間了,相信小周天運行應該不成問題吧!」


  俊傑道:「說來慚愧,我至今尚不知小周天如何運行。」


  花姨道:「我看你內力也有點根基,還以為你已經會了,沒關係,以你現在的內力,要做小周天修煉,應該是水到渠成,不成問題。我這就告訴你吧,真氣由丹田、會陰而尾閭、夾椎、玉枕、泥丸、膻中回到丹田,此為小周天運行,你可以試試看行不行。」


  俊傑聞言便坐下盤腿,試著去運行。一會而之後,俊傑吐口氣,站起來道:


  「花姨,真的耶!我也可以行小周天運行了!」


  花姨道:「很好,那我們可以正式開始了,你上來吧,我們開始雙修吧!」


  花姨說完便開始解衣。俊傑還有些懷疑,因為他一直把花姨當救命恩人看待,而現在更是他的師傅,他不知是否真的該如花姨所言上去。


  花姨先褪去外衣,露出一件小巧的肚兜。小巧的肚兜掩不住花姨那美妙的身軀,豐滿的乳房簡直要從肚兜兩側蹦出。水蛇般的細腰,隨著花姨輕柔的動作,如風吹柳枝般的輕輕搖動著。雪白的雙腿中,夾藏著一片稀疏的黑色細毛。花姨轉過身去,手叉到背後,解開了身上最後一道遮掩物,肚兜飄然墜落。花姨全身如雪般的肌膚,隱隱散發出如玉一般的溫潤光澤,毫不保留的,完全展獻在俊傑眼前。


  俊傑看得直流口水,他從沒想過,一個上了年紀的女人,可以擁有這種萬中選一的身段、這樣雪白細緻皮膚,他看得都呆了。


  花姨驕笑道:「嘿!你發什麼呆呀?不想練功了嗎?」


  俊傑回神羞赧的說道:「不是,我是從來沒見過像花姨這般的好身材、好肌膚,一時不知是不是在做夢。」


  花姨笑得更嬌嫩了,說道:「呦!嘴巴這麼甜,你把練功用的蜂蜜拿來吃了是不是,哄得讓人真高興。你們四個幫他,快點把衣服脫去吧!。」


  四劍婢在一旁無聊了許久,聞言立刻七手八腳的去脫俊傑的衣物,當然少不了竹劍要偷摸一把,梅劍要偷捏一下,嘻嘻哈哈的就把俊傑脫光了。


  花姨道:「呦!原來早就等不及了,剛才還以為你客氣不敢呢。」


  梅劍道:「喔!這下瀉底了吧!」


  原來,俊傑的小弟弟老早就翹得半天高了。男人嘛,見了像花姨一般的玉體,哪有人不會有反應的呢,更何況許久未見女人身體的俊傑呢,當然早就蓄勢待發了。不過被花姨這一消遣,加上梅劍在一旁鼓噪,俊傑臉一下紅透了。


  花姨見俊傑害羞,便主動靠過來,嘴巴附在俊傑耳邊,輕柔的說:「別怕羞,練寶就是練功,害羞隻會壞事的。來!我們到床上去吧!」


  蘭劍道:「是呀!不要害羞,也不要理梅劍說的話,以後我們都要陪你練功,你要是一直這麼害羞,以後怎麼和我們練呢?」


  俊傑心道:「還是蘭劍好,又溫柔又善解人意。梅劍你等著,以後要你好看。」


  俊傑也不再客氣,跟著花姨就到床上去了。花姨讓俊傑躺下去,一手開始套弄俊傑的陽具,另一手便在自己的陰戶上搓揉起來,嘴巴還不忘記再次叮嚀俊傑:「你千萬記得,待我洩了之後,吸收起我的純陰真氣,做小周天運行之後在射出,然後不可停下來,直到我二次洩出時,在吸收一次,明白了嗎?」


  俊傑點點頭,表示知道了。花姨見俊傑的那話兒已經高脹,也不再浪費時間,伸手扶好俊傑的陰莖,腿一跨一蹲,濕潤的陰戶很順利的就把俊傑的陰莖整根含入。屈膝俯首,開始上下套弄起來。


  花姨回頭對四劍婢道:「我告訴你們四個,這招叫做『兔吮毫』。女子在上位,需小心運動,否則在上下運動、吞吐之際,容易脫離逸出,需要向小白兔一樣小心謹慎。此種姿勢需要腿腰之力,對下盤功夫的紮實有莫大助益。嗯--喔---」


  俊傑在花姨講話時也沒□著,雙手十指在花姨如脂的玉膚上遊走,指尖傳來十分嬌嫩的膚觸。起初俊傑的手有點顫抖,他一直不敢相信,可以和花姨上床。加上裸身的花姨是如此的美艷絕倫,膚如凝脂,他感覺他就像在作夢一般。


  花姨她是如此的熟練,顯然不會是第一次。但是,俊傑的陽具卻感覺到,花姨的密穴相當的緊,肉穴內細緻肉摺子的摩擦是那麼的明顯。從花姨的陰戶中漸漸傳來熱力,愈來愈強的熱度,顯然已經超過體溫所應有的程度,而且有愈來愈熱的趨勢。


  俊傑感到那話兒傳來有如被『玄冰烈火床』所鍛煉的熱度了,他感到非常訝異,


  驚異於花姨的小穴竟可傳來如此的熱度。


  花姨哼道:「俊--虎,小--心--了---嗯---」


  俊傑不解道:「小心什麼?」


  花姨沒有說話,其實也不用說了,因為俊傑的小弟弟已經告訴俊傑了,花姨的小穴竟如『玄冰烈火床』般,由炙熱轉冰冷。


  俊傑哼道:「喔!嗯---」


  俊傑因為沒有心理準備,差點把持不住,就要洩出。不過還好,他的訓練在此時顯現出功用了,微一提氣,就把它壓了下去了。他更運氣集中在那話兒,陰莖馬上就變得又硬又熱。陽具表面因為佈滿花姨的淫液,顯得亮晶晶的。


  花姨實在也是久旱逢甘霖,感覺到俊傑的陽具變得又硬又熱,炙的她的嫩穴麻酥酥的,沒支持多久,就將一股久藏的陰精,一股腦的洩了出來。


  俊傑那話兒感覺花姨洩出陰精,一股熱熱的陰精快速襲來,差點又要崩潰,棄械投降。不過他記起花姨的交代,忙收拾心神,開始認真吸取這股陰精中的純陰真氣,進行小周天運行。這股陰精是炙熱的,但是其中的真氣,一被俊傑的那話兒吸收,馬上顯現出純陰的特性,俊傑的陽具,由內而外迅速的變得如冰一般冷。


  他不敢掉以輕心,運起『混元一氣』的口訣,迅速融合這股真氣於自身內力中,最後再導向陽具。陽具在這股內力的充填之下,忽然脹大寸許,直頂花姨的花心。花姨的花心有如一張小口般,微微含著那話兒的小口,一吸一吸的。


  俊傑知道花姨已經準備好接收他的陽精了,於是再也不保留的,將蓄藏已久,充滿真氣的陽精,完全不剩的,全部射入花姨的花心深處。


  「啊!---」花姨滿足的喊出聲。


  俊傑繼續進攻著,一根如柱的陽具,在花姨小穴中左衝右撞,一點也不放鬆。過了不久,花姨也行完功,開始配合俊傑的動作,搖著她的蛇腰。


  男人就是這樣,一射完了就會慢慢的軟了下來,俊傑也是。他射完之後仍然運氣硬挺著,但終究抵不過自然的變化,開始要變軟了。而花姨也知道,因此在一陣快速連攻之後,她也把那最珍貴的、經過二次煉化的真氣,隨同陰精再次洩出。


  俊傑把握機會,再次運功吸收這珍貴的真氣。俊傑的陽具在這「營養」的陰精澆淋下,再次脹大不少,不過隨著俊傑運功吸納,那話兒很快的恢復休息狀態的大小。俊傑確定這股真氣已經完全吸納後,緩緩張開眼。


  他驀然發現,花姨同四劍婢圍著自己,盯著自己光溜溜的身子,似乎興味盎然。


  他很快站了起來,隻覺得輕飄飄的,身體似乎沒有重量似的。他知道,他的功力在這短短的時間內,已經有了非凡的進步。


  他立刻對花姨拜了下去,說道:「多謝花姨的幫助,使在下得以功力大進,感激不盡。」


  花姨道:「甭謝我,我也受到不少好處呀!以後你輪流和我及四劍婢練功,我們的功力都會有長足的進步的。」


  花姨頓了頓又道:「其實,我們也該感謝你,如果不是你,我們谷中隻有女子,怎麼練得來這需要雙修的『淩波仙術』呢!」


  蘭劍道:「是呀!以後我們功力要精進都要仰仗你了。」


  俊傑道:「哪裡!哪裡!我一定會盡力而為的。」


  梅劍道:「當然盡力了,好處都給他佔盡了還不盡力。他呀!高興都來不及了。」


  蘭劍道:「梅劍,別這樣說,這叫魚幫水,水幫魚,雙雙得利,不要說得這樣難聽,否則往後怎麼相處呢?」


  梅劍道:「是--,不說就不說。」說完噘個嘴,似乎仍不滿意似的。


  花姨道:「對嘛,別耍性子,以後還要一起練功呢!」


  梅劍雖然不滿,可是花姨這麼說了,她也不敢再說。


  花姨續道:「好了,今天就到此為止,俊傑你好好休息,我們明天再來。你們四個,跟我走吧!」


  花姨和四劍婢轉身走出『冰火洞』,消失於石屏風外。洞中又恢復往常一般,隻有俊傑一人了。


  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 


第八章 破瓜


  這一夜,俊傑睡得特別香甜,夢中翻來覆去都是花姨的玉體--站立的、側臥的、蜷曲的、背面的、趴著的、………。各種姿態的花姨,圍繞在自己四周,或抱或靠在身上。夢中的俊傑自然也是一絲不掛,跨下的陽具,如同有生命般,自己會尋找到那溫潤的桃園洞口,深深的插入、鑽動。一次又一次的達到高潮,愈攀愈高、愈攀愈高,攀向那永無止境的顛峰。


  「哇!-----」


  「哇!-----」


  「哇!--嗯--」


  「嗯---」


  原來是梅劍在他耳邊大喊大叫,俊傑嚇了一大跳,也跟著大叫跳了起來,梅劍反而被他這一聲大叫嚇了一跳。可是怎麼還有一聲「嗯」呢?說來真是巧,俊傑一下跳了起來時,梅劍一時閃避不及,四片唇就貼在一塊兒了。叫不出來,就隻好變成「嗯」了。


  『啪!啪!』


  「哇--嗚---」


  梅劍當場就賞給俊傑兩塊大燒過,熱辣新鮮得緊。俊傑還來不及抗議,隻見梅劍一轉頭就哭哭啼啼的跑了。蘭劍、菊劍也急急忙忙的跟了出去。


  竹劍道:「喔---,你完蛋了,你竟敢得罪我們梅劍大姊,你有得瞧了。」


  竹劍一付幸災樂禍的說道。


  俊傑道:「我怎麼得罪他了?是他嚇我耶,自己反而被嚇到怎麼能怪我呢?」


  竹劍道:「呦--得了便宜還賣乖,剛剛那一吻可是梅劍的初吻耶!」


  俊傑道:「初吻?喔喔--」


  俊傑想起來了,剛才似乎有親到梅劍沒錯,隻是剛才驚魂未定,沒啥感覺,因此忘了這回事,竹劍一提起來,他就想起來了。


  竹劍道:「怎麼?想起來了吧!賴不掉了吧!」


  俊傑道:「賴?我有否認嗎?我才不會賴哩!嘻嘻--你要不要也試一試呀!?」


  俊傑說著說著就靠了過去,竹劍見他靠近,『哇』的一聲尖叫,趕緊跑開。俊傑見到竹劍的慌張樣,便知道,竹劍也是含苞未開的花蕊。當下也不急著追,斯條慢理的起床。問道:「今天是你要和我練功嗎?」


  竹劍道:「才不是呢!原本是要梅劍姊姊跟你練的,現在你得罪了她,可不知她還要不要和你一同練功。」


  俊傑聽完,心中起了個疑問:「既然準備要和我練功了,那待會兒不就要裸坦相對,上床辦事了嗎?吻一下又有什麼大不了的?真是搞不懂。」俊傑終究是一個大男人,他可不知道,「初吻」對女孩子的心理意義有多重大。每個女孩子,自初懂世事以來,就一直幻想著會有一天,有一個心愛的白馬王子出現。在一個很浪漫、很溫馨、很美好的情境下,她將獻出她的初吻。如今,竟被他如此粗魯、如此意外、如此痛苦(撞得很痛)的奪走寶貴的初吻,她當然不甘心了。雖然她早知道今天要和俊傑練功,勢必要和俊傑有最親密的接觸,但絕對不是如此的情境,因此自然受不了要哭了。


  俊傑一向不大喜歡高傲的梅劍,因此也不大擔心,大不了不跟她練功罷了。馬上又要想要逗竹劍,尋她開心。追著竹劍說道:


  「梅劍不練就算了,你跟我練吧!來呀!不要跑啦!」


  「哇!色狼!--你別靠過來,我要叫了!哇!---」


  這『冰火洞』本來就不大,竹劍再怎麼會躲也是逃不過俊傑的手,俊傑的手早就趁機在竹劍身上,東摸一下、西捏一把。一招『雙龍搶珠』搶的卻是雙乳,再一招『夜叉探海』探到了竹劍的嫩臀。


  竹劍見躲不過,乾脆坐下不躲了。俊傑看竹劍不躲了,也覺得沒趣,便也坐了下來。


  竹劍鼓著腮幫子道:「玩夠了吧!」


  俊傑道:「嘻嘻……,開個玩笑嘛!別生氣了喔!」


  竹劍仍不放過,說道:「開玩笑?哼!開玩笑是這樣開的嗎?我活該讓你佔便宜呀?」


  俊傑道:「對不起嘛!不然你罰我好了。」


  竹劍道:「罰你?嘿!」


  「哇!---痛!--痛!--痛呀!」


  竹劍趁俊傑不注意,又使出老招--抓老二,當場讓俊傑痛得哇哇叫。


  「咦?--哎呀!」


  「嘻嘻嘻--,看你以後還敢不敢抓。」


  原來,俊傑潛運『混元一氣』,陽具馬上便得如火炭般炙熱,竹劍冷不防被燙了一下,鬆開了手。


  「你們兩個在搞什麼鬼?吱吱喳喳的,大老遠就聽到了。」花姨突然從石屏風後轉出來,另外三劍婢也跟著進來。


  竹劍投訴道:「是他啦!用那個燙人家的手啦!」


  花姨道:「是嗎?我看是你調皮去抓吧,否則手怎麼會被燙到呢?」花姨果然瞭解四劍婢的個性。他知道,這竹劍平常就愛抓俊傑的小弟弟捉弄俊傑,一定是故計重施時,被俊傑還擊。


  竹劍道:「人家……人家……,是他先--」


  花姨道:「還辨,我沒說錯吧!」


  竹劍見花姨有點不悅,不敢再辨,隻好默認。不過還是偷偷的,用手比了一個不雅的字眼罵俊傑。俊傑見到笑一笑,作手勢示意竹劍--來呀!竹劍見俊傑如此厚臉皮,氣得兩腮鼓鼓的,眼睛瞪得跟銅鈴似的,心中把俊傑罵了個稀巴爛。


  花姨道:「俊傑,別玩兒了。過來,上床去。今天你和梅劍練功,我教你兩招,你認真學。梅劍你也過來,上去。」


  俊傑一邊上床,一邊偷看梅劍,隻見梅劍眼眶紅紅的,側著臉,躲在蘭劍的身後。聽到花姨叫她上床去,微微猶豫了一下。蘭劍轉身輕輕推了一把,梅劍便慢慢走向床前。


  俊傑見她,眼中含著眼淚,緩緩的將一深火紅的衣裳,一件件的脫下。真是我見猶憐、楚楚動人,讓人都忘記了她平常是如何的趾高氣昂。火紅的外衣緩緩落下,首先映入眼簾的,是一雙珠圓玉潤的雙肩。既不是瘦可見骨,也不是脂厚肉豐,就是那麼恰到好處。外衣褪下之後,隻剩一件火紅的褻衣,緊緊裹著梅劍凹凸有緻的身段,乳尖部位尚可看見微凸的乳頭。


  梅劍動作雖慢,但終究有脫完的時候。最後俊傑終於見到了梅劍全裸的玉體,且不說別的,就說那對雙乳吧!滾圓豐潤,而且有著少女特有的堅挺,乳尖上翹、微微發亮,乳暈是淡淡的粉紅色,似乎散發著令人暈炫的光輝。小骯平整,陰戶上長著些許細密而黑的陰毛,都向著中間生長,就像是在指引俊傑的小弟弟,桃園洞口的寶穴所在。


  梅劍終究是含苞待放的少女,她見俊傑眼光一直在自己身上飄移,便害羞的舉起雙手,一手遮雙乳,一手遮陰戶。


  俊傑靠上前來,忽然聞到一股特殊的香氣。幽幽淡淡的,似麝香而非麝香,似薰香而又不是薰香。梅劍將身體挪上床面,躺了下來。這一動香味更濃,俊傑這才知道,原來是梅劍身上的處子之香。俊傑將鼻頭移向梅劍的掖下,用力的嗅了又嗅,弄得梅劍癢得笑了出來。


  梅劍笑道:「嘻--,別鬧了,嘻--癢死了啦!」


  俊傑擡頭看看梅劍,這還是俊傑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看梅劍。一副清秀的瓜子臉,有著一對細長而密的眉毛。大大的眼睛,還含著剛才哭的時候未掉落的淚珠。小小的鼻子,下邊接著小小的雙唇。雙唇雖小卻是豐厚,透著紅潤的光澤。


  梅劍見俊傑如此看她,害羞的閉上眼睛,眼角淚珠液出,就要在他粉嫩的臉上劃下一道淚痕。俊傑見狀,頭一低,嘴巴便親吻上梅劍的眼睛,將欲滴的淚珠舔食入肚。梅劍更不敢張開眼了,臉在瞬間變得如撲滿胭脂般的殷紅。


  俊傑心中暗笑:「原來你也會害羞呀!」


  花姨見二人已經動情了,知道是時候了。開口說道:「今天我教你們兩招,叫做『龍翻』和『猿搏』。所謂『龍翻』,即是女子面向上臥,男子伏趴其上。男子之股在女子兩腿中間,女子陰戶向上迎合陽具,陽具戳刺陰核,攻擊陰戶上部。陽具入陰道時需『疏搖
级别: *
UID: 418750
精华: *
发帖: *
金幣: * 個
威望: * 點
貢獻值: * 點
邀請幣: * 個
在线时间: (时)
注册时间: *
沙发  发表于: 2018-12-11
级别: 待激活用户
UID: 161579
精华: 0
发帖: 19
金幣: 100 個
威望: 0 點
貢獻值: 0 點
邀請幣: 40 個
在线时间: 6(时)
注册时间: 2018-07-08
板凳  发表于: 2018-12-16
还有呢?
级别: *
UID: 404067
精华: *
发帖: *
金幣: * 個
威望: * 點
貢獻值: * 點
邀請幣: * 個
在线时间: (时)
注册时间: *
地板  发表于: 2018-12-18
没有完呀?
级别: 禁止發言
UID: 416373
精华: 0
发帖: 2475
金幣: 6000 個
威望: 563 點
貢獻值: 1 點
邀請幣: 12760 個
在线时间: 181(时)
注册时间: 2018-12-09
地下室  发表于: 2018-12-19
感谢楼主分享
级别: 正式会员
UID: 1068912
精华: 0
发帖: 3
金幣: 9022 個
威望: 0 點
貢獻值: 3 點
邀請幣: 15 個
在线时间: 47(时)
注册时间: 2020-01-31
5楼  发表于: 03-05
楼主怎么不继续了,还没有完呢
级别: 正式会员
UID: 1715743
精华: 0
发帖: 3
金幣: 634 個
威望: 0 點
貢獻值: 8 點
邀請幣: 15 個
在线时间: 15(时)
注册时间: 2021-01-16
6楼  发表于: 03-05
楼主怎么不继续了,还没有完呢,不 没到21呀
级别: 正式会员
UID: 1859778
精华: 0
发帖: 42
金幣: 0 個
威望: 6 點
貢獻值: 3 點
邀請幣: 210 個
在线时间: 4(时)
注册时间: 2021-04-04
7楼  发表于: 04-10
好像还没有全
描述
快速回复

多次回复相同内容视为恶意灌水,必被永久禁言
验证问题:
邮箱前请不要加www.否则收不到激活邮件,正确范例[email protected] 正确答案:好的
按"Ctrl+Enter"直接提交